开个门

易人北

首页 >> 开个门 >> 开个门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奇幻异典 戏精打脸日常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 蜂巢里的女王 神将降临[末世] 未来水世界 绝处逢生[末世] 恋人总是在逆袭(快穿) (丧尸)病毒 开个门
开个门 易人北 - 开个门全文阅读 - 开个门txt下载 - 开个门最新章节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

霸气的花老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疯兔感受到很久没有的自由, 整个人都像是重活了一遍,他活得肆意, 但在知道体内有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后, 他的肆意就被上了一层枷锁。

今天,这层枷锁终于除去!

疯兔看向舒展, 再一次赞叹自己的眼光:看他选的徒弟有多好啊~,再也没有人能比上舒展了。

守时看看疯兔,再看看自家殿下, 只觉得两人的神情神类似,都是满脸骄傲和自我赞美, 那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舒展的激动已经消耗在第一批试药的守时几人身上,这时见疯兔也脱离了精力虫控制,他高兴是高兴,但并没有太过兴奋,甚至这时候他还跟疯兔提到:“您现在不受监视和控制了,正好来帮我看看这药剂能不能再改进一些, 您也感觉到服药后的痛苦了吧?我想着用……”

疯兔二话不说,撸袖子就和徒弟钻进制药室。

两天后,舒展和花铁儿回去了圣虫部落一趟。

骆鲲大巫看到他们回来,非常惊讶:“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

花铁儿单手搭在骆鲲大巫的肩膀上, 很是没大没小地说道:“大巫啊, 我家亲爱哒可是帮我们解决了一个世纪大难题。”

骆鲲大巫绷紧脸皮:“好好说话, 别说让我听不懂的话。”

花铁儿嘿嘿笑, “我说您可以唤醒那些藏在我们部落秘地的沉眠者们了, 我们家舒大药师研制出了……”

“延寿药剂?”骆鲲大巫惊喜地喊。

花铁儿摇头。

骆鲲大巫脸上的笑容凝固,差点抬手就揍花铁儿,好不容易用“这是新族长”几个字拉住自己的暴怒情绪。

舒展摇摇头,拉开花铁儿这个顽皮的,跟骆鲲大巫说道:“我知道那些沉眠者为什么沉眠的原因,现在不需要延寿药剂,我可以直接帮他们解决他们不得不沉眠的祸害源头,等除掉他们体内的精力虫,他们就不用再压制能力,可以尽情吸收周围的能量来突破自身。如果担心身体机能有所损毁,我还有另外的身体修复药剂,至少帮他们延长二三十年寿命没问题。有这几十年时间,我相信这些选择沉眠的大佬们都能再次突破,获得更长久的寿命。如果修复药剂也不能挽回某些人的生命,我还有身体机能强化药剂,修复后再强化,只要他不是真正的死人,他就死不掉。”

骆鲲大巫嘴巴张得老大,他都开始怀疑要么是舒展在吹牛,要么就是他在做一个很夸张的梦。

其实他要求真不多,只要让一些寿命将尽的沉眠者稍微延长一些寿命就可以。可现在他们的副族长在说什么?说他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花铁儿看骆鲲大巫还一副怀疑自己耳朵的样子,很是坏心眼地用力拍打了下大巫的背脊——他以前可不敢这么干。

“大巫,醒醒!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舒展啊,他说能解决就真的能解决,而且我们已经试验过,守时和战天他们你都认识,他们现在体内都很干净。还有疯兔大师,他也服了药剂,现在可健康了,再也不用担心受别人控制。呃,大巫,看这儿,疯兔大师,你总听过他的大名吧?”

“我知道,疯兔大师是舒药师的老师。”骆鲲大巫按下花铁儿的手,盯着舒展问:“你不是三阳星人对不对?”

舒展愣了下,失笑道:“我当然不是三阳星人。”

还好骆鲲大巫没有继续问他到底是哪里人,大概他以为舒展不是三阳星人,那就只能是他们天柱星人。骆鲲大巫又转看向花铁儿,确认:“所以这不是三阳星的阴谋,对吗?”

花铁儿收起笑容,竖起手指,“我向众神发誓,绝不是什么阴谋。”

骆鲲大巫定定地看他看了好一会儿,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们。不过就算你们骗我,毁灭的也只是一批高等能力者,还有更多的高等能力者藏在其他的沉眠地。就算你们动手杀我,我也一定能把消息传出去。”

花铁儿翻了个白眼,“您想太多。您别忘了,您侍奉的是谁。当年第一代混血霸王兽都没有背叛天柱星,更何况我这个基本已经算是天柱星土著的霸王兽。我知道你一直担心和怀疑舒展的来历,但我可以用我们的灵魂向众神发誓,舒展绝不是三阳星人,也绝没有谋害我们天柱星人的想法。他这么辛苦弄出除虫药剂,你这么想他,可是会很伤人心哦,还有我的!”

骆鲲没好气地抽了花铁儿一下,虽然是族长,但该抽还是要抽,“我没有怀疑你们,我只是太震惊,我需要一些肯定,懂?”

舒展不介意地笑了笑,“很懂。那么现在我们还要继续耽误时间么?还是您先找几个人过来确定一下药效?”

谁想骆鲲大巫竟然摇头道:“不用了,就如族长你所说,我们一族侍奉的就是霸王兽,如果你们夫夫真的要背叛整个天柱星,我们也只会跟随,不会谋反。当然,消息还是会传出去,这是我们当初给总大巫塔的承诺,当时的族长也同意了的。”

花铁儿大笑,对舒展得意地抛了个媚眼。

舒展对这种不问善恶的跟随很是无语,但是这样的跟随者是自己的人,那感觉又不一样了。

唤醒沉眠者是一件天大的事,骆鲲大巫不敢一个人决定,把其他几位长老全都叫了过来。

长老们的反应和骆鲲差不多,他们虽然吃惊又有点怀疑,但竟然没有一个否决舒展和花铁儿的决定。

其中一位长老还阴阴地笑:“当年总大巫塔几乎是掐着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培育沉眠药剂的原材料,一开始我们弄出沉眠药剂,他们还不相信,后来看我们的长老纷纷沉眠,他们的高手又互斗死了一大批,害怕剩下的人斗不过我们霸王兽族长,就捉急忙慌地找我们谈判,要不是我们当时的族长说保留实力等待机会,我们哪会隐忍到现在。”

花铁儿跟舒展小声嘀咕:“说什么隐忍,明明都是一帮死宅,以前喊他们出去帮我送点货都不肯。不但自己不肯出去,还不肯让外面人来,硬是把我们好好一个部落外围弄得跟乱葬坑一般。”

那长老咻地看过来,“族长,不要说让我们听不懂的话。”

花铁儿皮厚地道:“我明明说的就是我们天柱星通用语,是你们太古板了,很多外面常用的新词汇,你们都听不懂了。”

那长老看神情,似乎也很想抽他们的新族长。

舒展伸手把花铁儿拉到自己身后,咳嗽一声:“可以开始了吗?朝圣大典即将开始,我们得在开始前赶回去。”

整整两天两夜过去,圣虫部落秘地里的沉眠者全都被唤醒。

舒展忙了两天两夜,但精神还算好,花铁儿和骆鲲他们轮流帮他观察那些沉眠者被注射药剂后的情况,如果发现异常才会叫舒展过去,舒展偷空稍微眯了一会儿。

当沉眠者一个个醒来,花铁儿搓了搓脸皮,偷偷跟舒展说:“完了,我刚以为自己爬到了天下第一强的位置,结果还没快活上几天,就要被拉到不知多少位以后了。”

舒展捏捏他:“放心,你应该还能挤进千名以内,我们部落的沉眠者就这四五十人,其他地方的沉眠者相信也没有多少。”

“是没多少。”一人懒懒地插话进来。

花铁儿撇嘴,不是很高兴。

那人身材非常高大,走过来比花铁儿还高出五厘米,不过他沉睡的时间太长,身上的肌肉都快消失,皮包着骨架,瘦得怕人,却丝毫没有衰弱之感。

“听说你就是我的直系后代?”大块头懒懒地上下打量花铁儿,又靠近他的脖子嗅了嗅,“一股臭虫子的味道,看来你血脉觉醒的浓度比我还高。你是不是跑去那边了?还是你上代跟那边的结合了?”

花铁儿转身,皮笑肉不笑道:“哟,祖宗,你醒啦,你说我们都是大虫子的后代,怎么你还会被一群小虫子给寄生了呢?真是……给咱们霸王兽丢脸!”

大块头没理会花铁儿,跟舒展打招呼,自称花古垒,把舒展大大称赞了一番,然后问他:“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我的伴侣已经去世,我现在是单身,你别看我现在比较瘦,但要不了多久,我的身材就会变成这世界上最完美的。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最高的□□。如果你同意,你马上就会拥有一个世界最强伴侣。”

花铁儿惊呆了,大吼:“你还要脸吗!你可是我祖宗的祖宗!我和舒舒辛辛苦苦把你们救活,你就这样报答我?你、你竟然想抢我的伴侣?”

花古垒随手抓起舒展放在桌上的水壶,咕咚咕咚灌了俩口,一抹嘴道:“伴侣?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你们缔结伴侣契约?而且你这小崽才多大?这么快就急着想要伴侣了?你那里长齐活了吗?”

花铁儿一把夺过那水壶,冷着脸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外面见!”

花古垒轻笑,跟舒展慢悠悠地说道:“只有小孩子才做什么都用打架来解决。舒舒,我已经睡了很久,你带我在附近转转怎么样?”

花铁儿那天整个人都爆了。

舒展安抚他都没用。

花铁儿爆的方式很简单,花古垒不肯接受他的挑战,他晚上去把人家睡的屋子给炸了,然后在废墟上跟花古垒打了一架。

那晚出来围观的人不少,至少有百来个。不是其他人不想围观,而是两名霸王兽的互斗,一般人还真围观不了。

骆鲲大巫看两只霸王兽打成一团,一边大吼警告两人不准破坏周围环境和设施,一边赶紧让人去请舒展。

舒展来了,那两人打得更热火朝天。

舒展瞅了一会儿,一个瞬移过去,丢下一瓶药剂,再回到原地。

不到片刻,两只霸王兽就脚步缓慢、身形迟钝,歪歪倒倒。

舒展这才走过去,揪住其中一只小一点的霸王兽的耳朵,把人给拖走了。

被揪着耳朵的霸王兽一边唉唉痛叫,一边炫耀地对大一点的霸王兽竖起了中指。

花古垒揉揉被打肿的脸,没有变回人形。那小子太坏了,拼着受伤,尽往他脸上招呼。揉着揉着,花古垒突然嗤嗤笑出来。其实舒展丢的那瓶药剂对他们霸王兽影响并不大,但他和花铁儿不约而同都把症状扩大化。是他的种,没错了,狡猾狡猾的,永远都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保存实力。

一名看起来很精神的老人走到花古垒身边,对他笑道:“没想到转眼就是五百多年过去,我真没想到我还能活到这时候。”

花古垒呵呵:“我的年龄是你的两倍,我也没想到我还能活下来。”

“是啊,多少人都以为会死在沉眠中。”老人苦笑,“不过大家当年也都做好了准备,与其被人控制成为别人的武器,那还不如选择沉眠,至少还有个活下去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花古垒的大手用力拍了拍老人的肩膀:“感谢我的孙婿吧,如果没有他,也许再过百年,我们仍旧是一具活着的尸体。”

“孙婿?”老人脸皮抽了抽。

花古垒摸下巴,“我也觉得那药师配了那小崽子有点可惜,你觉得我配他怎么样?”

老人:“……明天就是朝圣大典,我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能在朝圣大典结束前赶到天柱城吧。”

花古垒表示有他孙婿在,赶路的事不用担心。骆鲲大巫他们可是跟他说了很多舒展和花铁儿的事,自然也包括他们的符纹能力。

“对了,我家舒展不好意思说,但我们可不能那么厚脸皮。他救醒我们用的药剂听说用了很多珍贵材料,不说材料,只说他能研制出针对精力虫的药剂,那得付出多少代价?更何况有些快死的也给他用另外一种神奇药剂给救回来。这笔账,你说我们要怎么还给他比较好?”花古垒搂住老人的肩膀,不放他走。

老人沉默一会儿,说道:“我沉眠前藏起了一些东西,如果它们还在……”

“行!你先把东西拿给我看看,五百多年前的东西,我怕都过期了。救命之恩大过天,我怕我们拿出来的那点玩意,我家舒展看不上,人可是好厉害好厉害的药剂师~!”

老人心想如果他不是打不过这只老不要脸的老霸王兽……咳哼!

当晚,花古垒把所有沉眠者召集到一起,连带骆鲲大巫他们,花铁儿和舒展自然也在席。

这些沉眠者都是老前辈,一个个还都很厉害,没醒过来时都好说,这醒过来了,个个都是祖宗,难侍候得很。

花铁儿艺高人胆大,不怕这些老前辈,但想要召集他们一起乖乖来开会却不容易。

而生活在千年前,一直活到五百多年前的花古垒,在那个年代是真正的顶层霸者,现在苏醒的沉眠者们谁敢不给他一个面子?

花铁儿在这些沉眠者中找了一圈,他还以为会看到更多的霸王兽祖宗,比如他的爷爷、曾祖之类,最起码也能看到五百年前那名觉醒了一半的老祖。

但没有,只有花古垒。

花铁儿感到奇怪,他问骆鲲大巫,但就连骆鲲都不清楚。他的责任是守护那些沉眠者,但并不太知道他们都是谁。他只知道他们有一位霸王兽老祖在沉眠,但到底是哪位却不晓得。

舒展贴近花铁儿,“你一个劲看你老祖花古垒干什么?是有什么问题要问他吗?”

花铁儿对想要抢舒展的花古垒没丁点好感,当下就说:“除了这个老家伙,我没看到其他霸王兽血脉,我怀疑……”

“你怀疑什么?”舒展像是要笑,又忍住。

花铁儿完全不介意用最大的恶念去猜度花古垒,他说:“我怀疑老家伙为了能活下去,把其他霸王兽血脉都给吞噬了。这在霸王兽中也不是没有过。”

舒展嘴角弯了弯,“真实情况是五百年前那位半觉醒的霸王兽老祖已经战死,后来的霸王兽血脉因为都没有真正觉醒,寿命都不太长,他们都没能被选为沉眠者。因为沉眠除了必须是高等级能力者,还要有余力。”

“余力?”

“对,最好的沉眠者是那种能力达到高级顶端,就要突破,但暂时无法突破的人。他们的生命力最是强大,寿命也会比普通高等能力者长,最重要的是,他们醒来也能有余力吸收能量好尽快恢复到最巅峰状态,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突破原有等级。”

花铁儿恍然大悟,“所以五百多年来,沉眠者数量才这么一点。”

舒展点头。

花铁儿笑容一收,一脸兴师问罪地道:“说,你怎么知道这些,谁告诉你的?”

舒展笑,坏心眼地说:“你不是猜到了吗?”

其实不止是花古垒跟他说了一些事,其他被他救醒的沉眠者都爱跟他聊两句,也跟他说了不少当时的秘闻。

“啊啊啊!”花铁儿想要咬人。那个老混蛋到底什么时候偷偷跟舒展说的话?为什么他不知道?

花古垒知道的事情也不多,他是第一批沉眠者,只知道当时定下的沉眠者条件,以及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至于他沉眠以后发生的事情,大多都是他根据醒来的其他圣虫族人以及骆鲲大巫等人告诉他的情况进行的推测。

花古垒在会上还说了一件事,他说五百多年前,大家决定启用沉眠药剂之前,天柱星发生了一场大战,这是一场不亚于对付异端的大战,甚至破坏力更大、死亡人数更高。

当时白瞳大巫听说有人联合起来要对付他和沙国,立刻操纵精力虫进行了一场非常可怕的斩首行动。

当时猝不及防下,死了很多高层和大佬,这也是天柱星发展差点断代的最大要因。

因为花古垒醒来后在部落各个地方转悠了一圈,他说现在的社会发展和五百多年前几乎都没有太大区别,除了花铁儿弄出的那些东西。

“你,学的那东西在千年前并不少见。”花古垒突然指了指花铁儿,他没有挑明,但明白的都知道他在说什么。

“符纹是我们天柱星的独特技术,五百多年前它发展到了你们现在难以想象的高峰,我们有符纹飞船在天上飞,有符纹战甲可以让普通人与高等能力者斗个旗鼓相当。但那场由白瞳掀起的斩首行动和后来遍及全天柱星的大战,杀死了太多人,很多符纹大师死去,致使我们天柱星这五百多年来的发展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许多。”

曾经活在那个年代的沉眠者纷纷点头,他们也在部落里转悠了,自然能看出两个年代的差距。何况圣虫部落还自认他们的符纹技术要比其他地方更好,就连更好的圣虫部落都是如此(其中不少或伟大或亮眼的符纹设计还是五百多年前留下),可想外面那些符纹会有多让他们失望。

“很可惜,符纹大师大多身体不行,他们连沉眠者的最基本条件都达不到,虽然后来可能有人勉强让还活着的符纹大师沉眠,但他们很可能都在沉眠中就那么死去。”

骆鲲大巫默默点头,就是他,也送走了好几位永远都无法再苏醒过来的沉眠者。

花古垒目光扫过所有醒来的沉眠者,“另外,高等能力者这几百年貌似也出的很少。”

这是可见的事实,醒来的沉眠者不少都是五百年前的老祖宗,这五百年中陆续沉眠的人数不超过二十个。

“看来我们的能力传承也出现了断代,不过这点我们这些醒过来的沉眠者应该可以尽快弥补。”花古垒给了花铁儿一个“你懂的”眼神。

花铁儿:要跟这老混蛋学习吗?他已经得到了三阳星那边霸王兽的传承,可是他们天柱星的霸王兽应该也有些特有的绝活?

花铁儿在学与不学中稍微挣扎了一会儿。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药剂似乎发展得还不错。”花古垒把毫不掩饰的赞赏目光抛向舒展,“我现在只希望天才药剂师不止我家舒展一人,但事实上很可能我家舒展是最厉害的?”

花铁儿:谁是你家的舒展!

花古垒:我孙婿不就是我家的?

舒展心态好,无论花古垒说什么,他都十分淡定。

花古垒又再次指向花铁儿:“你伴侣这么厉害,你也不能太弱。符纹的事,我看你还有点天分,你小子好好发展。其他的,你就别管那么多,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既然醒来了,自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那个白瞳,我猜他十有八-九还活着,他,我来解决。以前他躲得好,又有数不清的傀儡护着他,现在……呵!”

花古垒不等其他人发表意见,就特别霸道地开始给众人分派任务:“舒展你带我们先去天柱城找总大巫塔,把那里那些大巫身上的虫子都除一除。总大巫塔能联络到全天柱星,现代的第一大巫才知道所有沉眠者的下落。

等得到沉眠者的详细下落,你们就负责跟着我家舒展去救醒那些沉眠者,把他们集中起来,要快!那个沙国听说现在很强大,我们在睡觉,他们的人恐怕一直都在不断突破自己,我们得做好沙国藏有高等巅峰以上高手的可能。

等所有沉眠者醒来,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到时就直接打上沙国。

我们牵制白瞳和沙国他们,舒展他们才有时间去宣扬精力药剂的危害,让大家把精力药剂断掉。哦,小崽子你记得把那个什么符纹手机都给我们准备一台,方便大家随时联系。好了,还有谁不清楚自己任务的?”

舒展:“……”怎么看,他家小霸王兽都比这位嫩了不少。

花铁儿磨牙:爱出风头的老混蛋!

※※※※※※※※※※※※※※※※※※※※

明天最后一章啦,这篇文就要完结了,也许会有几篇番外交代一些正文时间线不太好交代的事情~

感谢在2020-03-10 08:57:45~2020-03-11 19:2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废喵瘫、过客——陨石、jcche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风 2个;鲵可可、彭彭、斯斯、剑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崖白鹿 101瓶;斯斯 100瓶;红色贝鱼 30瓶;萌萌哒小蛇 20瓶;竹小眯 11瓶;0抹茶曲奇0、连离、蠢蠢的小卷毛、荼§蘼 10瓶;黛月儿 6瓶;may1986、小小熊kuma、玖玖、农民、杨柳青青、蓝枫·水影 5瓶;孙、可爱的云 3瓶;南秋、菜丫丫、鲵可可 2瓶;猫影影88、taylo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开个门请大家收藏:(m.baihuawx.com)开个门百花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在校生 如意书 玉帝叫我来直播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凌云志异 嬉闹三国 解药 斗破苍穹 不朽凡人 帝妃临天 武神血脉 玄幻之超级提取 无限恐怖 皇家级宠爱 极品飞仙 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 三界血歌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女医传 绝世药神
经典收藏 重生为大佬 今天吸小皇子了吗 齐乐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 [综]藏剑 狼仆人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 想做男配其实也不容易 末世之功德无量 职业扮演系统 逃婚指南 快穿反派不好哄 [综]朝花夕拾 网红大神是萌宠(星际) 丐世英雄 至高降临 未来生存系统:男神,求别闹 星际第一农场主 天敌饲养指南 系统共享中
最近更新 快穿霸气逆袭炮灰女配 穿进无限文科高考 老王不在,开荒去了 星际饲养日常 限定暧昧 我在星际奋斗那些年 快穿:男神,有点燃! 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反派的 男主给我下了蛊 横滨猫猫蹭饭指南 快穿之学渣改造计划 异界创业养娃 砸锅卖铁去上学 戏精打脸日常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 重生为大佬 哨兵不乖 方尖碑 虐文直播系统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
开个门 易人北 - 开个门txt下载 - 开个门最新章节 - 开个门全文阅读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