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状元

天子

首页 >> 寒门状元 >>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我要做门阀 银狐 娇妻如云 凌云志异 寒门状元 韩四当官 时光之心 宋缔 吾乃大皇帝 大唐:我穿越成了舔狗赘婿
寒门状元 天子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2677章 第二六八〇章 世袭罔替(终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正是江南好风景,新城的战争氛围却越发浓烈。

每天都有海船出海训练,此时舟山群岛和东番岛,已经修建有多座军港,可以供舰队泊靠。

四月初五,朱厚照做好了从宣府回京师的准备,年初他便说要回去,一直拖到此时还不肯动身。

这天中午,朱厚照陪沈亦儿一起吃饭。

最近两口子关系日渐缓和,随着年龄增长,沈亦儿也知道自己的一生已经跟朱厚照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说是可以跟民间夫妻一样和离,但牵扯到的利益太大,沈亦儿无论如何也不会走出那一步。

因此,近来沈亦儿没有再有意无意甩脸色给朱厚照看,平日也能说说话,摸摸小手啥的,就差最后一步。

吃完饭,夫妻俩慵懒地坐在洞开的窗户前喝茶,此时司礼监掌印张永前来向朱厚照汇报朝事。

沈亦儿在旁漫不经心地听着,身前的茶几旁摆着几本武侠说本,这是朱厚照给她准备的,为了讨好沈亦儿朱厚照是无所不用其极。

“……今年江南备战预算已用大半,怕是要再增补一百万两白银作为军费,而这仅仅是战前需要的数字,以沈大人上奏,还需另行准备一百万两作为开战之用,物资调配则需户部议定……”

午后有些疲倦,朱厚照听得直打呵欠。

沈亦儿也听得没甚趣味,随手拿起武侠说本看了起来。

张永说了一通,最后问道:“陛下,不知这军需调度……”

朱厚照翻了翻白眼,道:“内阁不已做出批示了吗?还有沈尚书也给出明确数字,何须朕劳心?直接按照沈尚书的意见回复便是……国库总归不缺这两百两银子,是吧?”

张永为难地说道:“陛下,跟佛郎机人的贸易一停,国库收入锐减,今年得节衣缩食过日子了。”

朱厚照冷笑不已:“怎么,你责怪朕决意跟西洋鬼子开战,导致朝廷少了大笔进项?哼,等打完这仗,国库要多少银子就有多少……”

“不敢,不敢。”

张永吓得连忙跪地磕头,等朱厚照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才又道,“陛下,还有一件事,沈大人上奏中提到舰队开拔时间……九月初七出海,以平倭的名义南下,防止佛郎机人发觉,您看……”

“九月初七?挺好的啊,还有五个月……哈哈,朕完全有时间去江南,说不一定还可以亲自领兵出海。”

朱厚照兴奋地说道。

张永吓得赶紧劝说:“陛下万万不可,这出海经年不得回,大明不可一日无主啊。”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朕不会在海上停留太久,只是想亲眼看看朝廷无敌的水师。”

张永道:“陛下去的话,必定会惊动西洋鬼子……那些西洋人知道陛下去了,便知不是寻常平倭那么简单,会提高沈大人带兵征伐的难度。不如……陛下留在京城,静候佳音?”

“嗯。”

朱厚照稍微有些不悦,看着一脸恬静的沈亦儿,期待地问道,“皇后,你想不想跟朕一道南下?”

沈亦儿连头都没抬便一口回绝:“还没折腾够吗?咱们到宣府差不多快一年了,乾清宫和交泰殿恐怕都快被蜘蛛网给爬满了,你就不怕有人鹊巢鸠占?”

“谁敢让朕的寝殿荒废?”

朱厚照怒气冲冲地问了一句,随即若有所思,沈亦儿这是劝他回京,避免有人觊觎皇位,想了想道:“不去就不去吧,反正走一趟很远,旅途劳顿,而且还不能亲自带兵上战场,没什么意思。”

张永心里一松,道:“陛下,出兵的日子就此定下?”

“嗯。”

朱厚照点头,“就九月初七吧,朕允了。”

张永请示:“陛下,不知该由谁来领兵呢?这次跨洋远征非同小可,可能经年不得回,这……”

朱厚照一时间又犹豫不决。

张永说话藏头露尾,朱厚照很清楚,张永想问的是带兵之人到底是不是沈溪,若不让沈溪去,其他人谁能胜任。

“这个……”

朱厚照迟疑再三,“沈尚书难道没有什么好推荐?若是他不去的话,朝中怎么都该有合适的人选吧?”

张永支支吾吾道:“陛下您也清楚,其实真正适合领兵的只有沈尚书,别人连佛郎机国在哪儿搞不清楚,更别说去抢他们海外领地的银矿了!”

朱厚照摇头苦笑:“那就是说,朕就算不想派沈尚书,也只能用他?”

张永无奈地点了点头。

其实张永是支持沈溪出征的,因为只有沈溪这个劲敌走了,他作为司礼监掌印才能高枕无忧。

朱厚照叹了口气:“这件事押后再议!朕不想这么早定下来,让兵部和都督府再行议定人选,或者让沈尚书举荐,实在不行的话让唐寅去也行……不过唐寅没有单独领兵的经验,对于大海的认知也没沈尚书深刻,真难办啊……”

……

……

朝廷迟迟没有定下带兵人选,不过备战工作并未停歇。

沈溪坐镇新城,大规模组织向吕宋岛和南洋移民。

这些年天灾不断,加上土地兼并严重,虽然引入红薯、玉米等高产作物,但深层次的矛盾并未得到彻底解决。自从在南洋布局后,沈溪控制的商会便一直有意识地向吕宋等地输送难民,近来随着出征之期日近,移民的速度也在加快。

五月初三,一批物资从湖广调运至新城,沈溪亲自前去接收,回来后在城主府接见刚刚乘坐蒸汽船北返的云柳。

“大人,如今新城这边计有大船八十六艘,中型船只二百四十二条;南洋群岛共有大船一百七十三艘,中型船只超过四百条。以目前的载力,一次可运兵五万官兵以及同等数量的工人和农民,粮食足够十万人一年所需,远征可说胜券在握……”

沈溪摇头:“新城和南洋都要留下兵马镇守,本身我们训练的有海战经验的官兵数量就严重不足,这次远征有个两万官兵足矣,必要时水手也可以拿起武器战斗。从现在开始,武昌工业园区和新城这边咱们培养起来的工程师,有计划地撤到吕宋岛,远征时带上,以后建设海外领地用得上。”

云柳这个时候才清楚沈溪的计划,原来沈溪的退路并不是南洋,而是大洋彼岸。

……

……

出兵之日定在九月初七,沈溪有自己的考虑,那时夏天已过,遇到台风的几率会小很多,但远洋航行最大的问题还是来自于天气的不确定。

这个时代可没有卫星云图作参考,只能依靠水手的经验,所以沈溪一直在挖佛郎机人的墙角,高薪聘请那些资深水手,如今大明水师中有不少西洋人,充当着教官和向导的角色。

同时,沈溪自身也在做功课,从佛郎机人的航海日志和海图中吸取养分,结合后世洋流和季风的认知,避免出师不利的情况出现。

带兵人选于六月中正式定下,朱厚照不同意沈溪领兵,指定原兵部侍郎唐寅统筹远征事宜,之前因落罪而被发配至凤阳守皇陵的魏彬“戴罪立功”出任监军,保国公朱晖为名义上的水师总兵官,延续了大明文官领兵的传统。

消息传出,没人感到意外,大明军民对于出兵佛郎机本来就没什么想法,沈溪作为朝廷头号重臣,自然没有道理为了个蛮夷国度一去经年……这也跟佛郎机跟大明相距遥远,国民认知模糊有关。

水师指挥官需要在七月抵达新城,沈溪则被要求在水师出征一个月后回京,大概意思是让沈溪指导朱晖、唐寅等人认识海图,学习指挥舰队作战。

一个合格的海军军官,需要掌握几何、航海、天文等基础知识,还要熟悉船只,比如明白水手是如何操作舰船的,明白火炮的射角,了解射击诸元的概念,甚至要知道正确的防疫,多准备富含维生素C的食品,比如常吃豆芽可预防坏血病等等。

要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把唐寅、朱晖等培养成才,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此沈溪除了苦笑没有其他任何表示。

六月十八,沈家家眷抵达新城。

沈溪跟家人团聚,少不了一番温存,一众妻妾知道沈溪不会领兵出征后,都长长地松了口气,她们最怕的就是沈溪带兵出海几年回不来。

沈家人故地重游,很快被新城的变化吸引,现代化的六七层高楼随处可见,方便快捷的生活设施,每天学校传来的朗朗书声,一切都那么新鲜,很快一家人便融入新城和谐的氛围中。

虽然圣旨早就下达,但直至七月二十这天,唐寅才从苏州赶到新城来,朱晖则迟迟不见踪影,显然朱晖对领兵出海很抵触,路上能拖就拖,最好来个一病不起,如此才好名正言顺拒绝这要命的差事。

次日一早,唐寅主动来见沈溪,神情悲愤,觉得自己被人“坑”了,此番出海必定有去无回。

“伯虎稍安勿躁,距离正式出征还有一个半月,一切尚有转圜的余地。如果到时候你还不想领兵,本官自会想办法解决。”

沈溪成功将唐寅安抚住便离开城主府。

早前他派人去请周氏到苏州河南岸的一栋装饰奢华的别院相见。

过去一段时间,沈溪给周氏置办不少财货,周氏对沈溪这个儿子非常满意。

“……憨娃儿,有事你在家里也可以跟娘说,为何非要出来?这宅子也是咱家的?”

沈溪到来前,周氏已将院子内外看过,前后花园布局,假山湖泊和亭台楼阁一应俱全,主体建筑是一栋三层小楼,内饰装潢华丽,马桶、自来水和电灯一应俱全,周氏一看就很喜欢。

沈溪笑着道:“这座城里,这样的院子咱们家有的是。”

周氏惊喜不已:“那感情好,以后没事每栋宅子都住上几天,如此就不会厌烦……嘿嘿,到底是自家的地盘,这里比京城好太多了。”

沈溪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娘,这次让你来,是想请你见个人。”

“谁?”

周氏感觉问题不同寻常,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沈溪拍拍手,门口照壁处丫鬟牵着小沈泓的手走进来。沈泓近前后,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爹”,被沈溪一把抱在怀里。

周氏松了口气:“原来是泓儿啊?娘还以为是谁呢……”

沈溪道:“我想请你见一下泓儿的娘。”

沈溪话音落下,照壁后面再次走出来一人,脚步犹豫,似乎连走路都不会了,目光中满是回避。

周氏脸上全是迷惑的表情,仔细辨认后,突然惊讶地问道:“憨娃儿,你快看娘是不是眼模糊了?大白天莫非撞鬼不成?”

从照壁后走出来的正是惠娘。

惠娘本无意与沈家人相见,但沈溪坚持让她前来,算是给她一个“进门仪式”,以了却其生平遗憾。

惠娘最初不敢面对周氏,但出来后好像看淡许多,走上前跪下,向周氏磕头:“见过老夫人。”

时光荏苒,多年过去,惠娘音色跟之前有不小的变化,周氏无法辨别这是否就是她熟悉的好姐妹。

周氏整个人都有些懵了,连忙问道:“憨娃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从哪里找到跟你孙姨如此相像之人?”

沈溪语气平和:“娘,她就是惠娘,她没有死,当初我在天牢中将她救出来,而后隐姓埋名……她也是泓儿的母亲。”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这……”周氏茫然不知所措,“那谁……谁是泓儿的父亲?是你?”

瞠目结舌半天,周氏终于明白过来,因为沈溪将沈泓带进沈家收为义子,如果他跟惠娘没关系,绝对不会乱掉辈分。

也就是说,沈泓是沈溪的儿子。

沈溪点头道:“也许娘已经猜到了,没错,泓儿是我跟惠娘的孩子,这也是我为何一直未纳曦儿进门的原因。这几年我一直想让曦儿进沈家门,奈何以往很多事,让这个愿望无法达成……眼看如今将要远行,孩儿还欠惠娘一个进沈家门的承诺,于是便带她来见您。”

周氏整个人都不正常了,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嗫嚅着想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说起,半天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蹲下来双手捂脸,显然心情激荡。

沈溪跪下来,恭敬地给周氏磕了个响头,嘴上道:“无论娘是否接受,惠娘已是沈家人,希望娘能接受。”

周氏骂道:“混账东西!你个臭小子,还不如让她死了呢。”

这个时候,周氏把满腔的思念和久别重逢的欣喜化成愤怒,对惠娘发出近乎恶毒的诅咒,但这仅仅是她想成全惠娘名节,以及维护沈溪的名声,并没有包含个人因素在内。

沈溪再次磕头:“即便娘不接受,此事已发生,无法挽回。另外,近来新城这边或有变故,我不想娘担惊受怕,正好咱们离开家乡差不多有十年了,我想请娘代表孩儿及全家回家祭祖。”

“我在闽西汀州老家置办了几座大宅子,还在钱庄给您和父亲存了两万两银子,你回去后可以随便拿来花销。等到十月,娘再来新城,我们一起回京。”

说完,沈溪不再跟周氏解释,扶起惠娘,再抱起沈泓,一家三口出门而去。

周氏站在那儿呆若木鸡,却不知该用如何言语挽留。

……

……

七月二十二,周氏和沈明钧夫妇在沈府家将护送下,回闽西老家省亲。

这两位可是皇后沈亦儿和当朝监国沈溪的爹娘,沿途官府盛情接待,所到之处百姓夹道欢迎,士绅纷纷宴请并送礼,天下为之瞩目。

沈溪丝毫也没有想过让父母低调的意思,依然按部就班地练兵,八月初四这天再次率领舰队出海训练。

这天共有六十条大船和一百五十条中型船只出海,而被皇帝指定为出征主帅的唐寅,却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未登上指挥舰。

这次是战前最后一次规模浩大的“实战演习”,按照计划,水师会出海半个月,进行包括队列行进、炮击、追击、打扫战场等演练。

舰队出港浩浩荡荡,黄浦江上帆影林立,城中军民纷纷涌到江岸围观,但因并非正式出征,这次观礼没有引起朝中大臣重视。

“大人为何在此?”

唐寅站在码头看着,等沈溪的座船出海后,幕僚诧异地过来询问。

唐寅心情很恶劣,回首喝斥一句:“本官做事为何要向你解释?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即可,无需多言。”

“是,是。”

幕僚噤若寒蝉,赶紧退下。

此时船队已驶出黄浦江,唐寅望着远去的帆影,懊恼地摇摇头,转身而去。

沈溪站在船艉,眺望新城,神情复杂。这时云柳走了过来:“大人,舟山群岛那边已准备好,下午舰队就可以进港泊靠。”

“嗯。”

沈溪看了看天色,沉声道:“已经有多名西洋船员说今明两天或有台风过境,把一切安排妥当,不能出任何意外。”

“是!”

云柳领命后恭敬退下。

随后沈溪进入船舱里的房间,一袭男装的惠娘刚帮沈溪收拾好东西,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向他。

沈溪过去揽住惠娘的腰身,叹道:“心结该放下了,此番将是你新人生的开始,从此后再不用担心世俗的眼光。”

……

……

沈溪出海当晚,海上兴起狂风巨浪。

第二天上午强台风登陆,新城处于风眼位置,损失异乎寻常的惨重,港口内泊靠的船只折损巨大,船厂也遭受毁灭性的破坏,厂房坍塌,大量工人被埋葬在废墟中,城里的居民也是伤亡巨大。

而出海的沈溪迟迟没有消息传回,唐寅作为皇帝委命的出征主帅,第一时间向朝廷报讯,陈述此番新城遭受台风袭击的巨大损失,着重提到大明水师很可能已经出事,朝野为之震动。

“……陛下,沈大人领兵出海后,音信全无,倒是其后两天,闽粤等地相继有倭寇犯边的报告传来……佛郎机人知道大明要跟他们交战,伙同倭寇来犯。”

此时朱厚照已回到京城,居于乾清宫,身前正在奏事的是张永,张苑服侍在旁。

朱厚照听到这话怒火中烧,一拍桌案:“混账东西!沿海地区风灾不是年年都有吗,至于如此乱成一团?”

张永急忙道:“陛下,这次风灾特别严重,沿海民居成片成片坍塌,部分县城连城墙都被掀倒,江浙近海随处可见船只残骸,只怕沈大人他……”

朱厚照咬牙道:“百姓可以抚恤,屋舍可以修缮,沈尚书绝不能出事,赶紧派人出海找寻。”

“现在新城和沿海卫所船只损失严重,怕是无法完成任务……”张永苦着脸说道。

朱厚照喝道:“先把灾情汇总,还有一个月才是正式出征的时间,或许舰船可以修复呢?跟唐伯虎说,按既定日期出征,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

……

沈溪走后,唐寅不得不提领新城军政事务。

除了救灾外,唐寅还要备战和找寻沈溪,三样事都不简单。

沈溪下落不明,倒是相继有海上船只遇险的消息传来,大明水师行踪存疑。

与此同时,还有倭寇和海盗在沿海活动的消息,备战出征佛郎机变成筹备二次平靖海疆之战。

九月初,到了既定出征的日子,此时保国公朱晖依然没到位,唐寅无法完成备战事项,因为水师战船严重受损,此前船厂工人在风灾中死伤累累,根本凑不齐人手修复。唐寅被逼无奈,只能向正德皇帝上奏,如实说明情况,朱厚照虽然很恼火,却无可奈何。

就在满朝都在为找寻沈溪而费心时,新城内连续失火,却是倭寇细作混进城中,各处放火。

沈溪的城主府更是一夜间被付之一炬。

沈溪家眷在这次火灾中无一幸免,没有一人从火场里逃出来,其后新城又接连遭遇佛郎机和倭寇人连番偷袭,好在城市防御措施完备,没怎么费力就打退佛郎机和倭寇的进攻。

此后两年事件,唐寅作为平倭统帅,也是钦命找寻沈溪的钦差,一直留守新城。

……

……

沈溪失踪,算是大明正德年间最大的悬案。

官方口径是沈溪带兵出海时遭遇风暴,整支舰队都沉没,坊间却传言,沈溪一直活在世上,只是流落荒岛,还有人说沈溪已统率舰队平掉佛郎机人,成为大明海外领地的王。

为表彰沈溪的功绩,沈溪之父沈明钧受封安国公,封地为闽西汀州,因沈溪一脉阖府灭门,朱厚照特允从沈家其他房择一男丁继承爵位。

转眼到了正德二十三年秋,此时已是吏部尚书的唐寅急忙往皇宫来,求见朱厚照,却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拧言欢阻挡在外。

拧言欢也就是小拧子,言欢是朱厚照给小拧子的赐名,在这之前小拧子当了十几年司礼监秉笔,直到年前才升任掌印之职。

“唐大人,您别老烦陛下,这会儿陛下正陪皇后和太子游园赏菊呢。”拧言欢恭敬地对唐寅道。

唐寅从怀里拿出一份奏本:“有要紧事面圣都不可吗?”

拧言欢陪笑道:“再大的事,也比不上陪太子啊……太子今年十岁,陛下对太子非常看重,毕竟陛下只有这一个皇子。”

谁来也奇怪,朱厚照跟其他女人再如何缠绵,也没法诞下子嗣,结果等沈亦儿十八岁,两人圆房,第一年就诞下个公主,此后又连续生下两个公主,到第四胎才诞下龙子,朱厚照如获至宝,就此修心养性,不再沉迷酒色,专注国事。

正德十三年,南洋诸国内附,朱厚照欣然允诺,次年派水师南下,正式把吕宋、勃泥、爪哇、三佛齐、柔佛收入大明版图,派驻官员,对这些地区实行有效统治,当时统率大明水师的便是唐寅。

如今又是九年过去,大明国力蒸蒸日上,随着蒸汽机和电力在大明逐步推广,生产力显著提高,大量工厂拔地而起,各种新式武器层出不穷,四夷为之敬服。

今年年初鞑靼和瓦剌内附,大明一下子把自己的版图扩充到了苏武牧羊的北海,朱厚照已有中兴明主的美誉。

唐寅着急地对拧言欢道:“的确是大事,沈国公有消息了。”

拧言欢闻言身体一震,赶紧往宫门里跑,等他再出来时,朱厚照居然也跟在后面,连鞋都没穿,主仆俩都没个正形。

此时朱厚照年近四十,身体健壮,留了两撇胡子,两眼炯炯有神,过来一把抓着唐寅的衣领,问道:“唐卿家是说沈先生吗?到底是什么消息?这个不懂事的奴才,也不知问清楚再进去禀报朕。”

唐寅从袖子里拿出奏本,朱厚照看了很好奇:“这是……”

唐寅道:“这是沈国公在海外给陛下的上奏。”

朱厚照接过来,手抖个不停,打开后目不转睛看了起来,心中开始默念。

“……臣受命于天子,领海内之兵,平海外之地,历时十年又五,终将蛮荒之地平定,现已将海外银矿所产白银如数上缴,共计一亿一千万两,以巨轮运往本土。奈何蛮荒之地百姓不服教化,叛乱时生,臣只能恭敬镇守于领地,待陛下派仁臣辅佐……”

“呜呜,沈先生他没死,还给朕送银子来了。”

默念到最后,朱厚照已是泪流满面,“朕辜负了他,连他的家眷都没保住,不过朕有儿子了,是他的大外甥。”

唐寅道:“陛下,运白银的船只已到上海,共有四十六条大海船,这还只是第一批。”

“是吗?沈先生为何没回来?”朱厚照急忙问道。

唐寅没法回答,朱厚照转念一想,叹息:“想来也是,这都过去十多年了,沈先生没忘对朕的承诺已是难得,朕还能奢求什么?海外之地,朕便赐给他,让他世袭罔替,他想要什么官员帮他,让他来信跟朕说,朕派给他……朕是天子,他是朕永封的亲王,永远也不会改变!”

(全书完)

PS: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新书预计五月六日发,请大家继续支持天子哦!谢谢!

《寒门状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百花文学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百花文学!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m.baihuawx.com)寒门状元百花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剑卒过河 权臣的白月光 不遇暗礁何遇你 朽木充栋梁 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 最强红包皇帝 第九星门 不朽凡人 我的微博能算命 不死武皇 拼搏年代 在校生 皇家级宠爱 前夫高能 凌云志异 危宫惊梦 老祖的重生日常 逆命 大师姐 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经典收藏 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 自古红楼出才子 大宋帝王 霸道女皇爱上我 如意小郎君 我不是贾贵 替天行盗 三国之武神智圣 汉阙 承包大明 红楼春 明朝败家子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皇族 召唤文武 兵者 权柄 天下枭雄 天唐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最近更新 冠冕唐皇 特种兵从士兵突击开始 末日终战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帝国吃相 捡到一只始皇帝 吾乃大皇帝 间谍的战争 召唤文武 小阁老 数风流人物 三国从杀出长安开始 长乐歌 老胡同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 佣兵的战争 当年万里觅封侯 朝为田舍郎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大唐小商人
寒门状元 天子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