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主超甜

水千澈

首页 >> 我男主超甜 >> 我男主超甜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青春制暖 神明今夜想你 世界为我准备了你 原来学神暗恋我 我今天想你了 魅公主的复仇之恋 我的青春你的城 桃李不言gl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 明夏仍有离人
我男主超甜 水千澈 - 我男主超甜全文阅读 - 我男主超甜txt下载 - 我男主超甜最新章节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 []

第414章 结婚~(大结局上)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一觉醒来,时白梦掀开被子,赤脚下床跑出门外,直奔她的工作室。

“砰。”的轻响声,房门应声而关。

床上的另一人一样睁开了眼睛,碧蓝色的眼睛没有丝毫刚醒来的困顿,目光难明的望着房门处,令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睡觉。

他也起床,将地上属于时白梦的那双拖鞋捡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伊诺打开工作室的房门走进去,看见伏案疾书状态的时白梦。

只不过按这笔的时白梦不是在写字,而是在绘画。

她绘画的速度很快,让人觉得她脑子里已经有了个完整的画面,不过是在临摹出来。

然而没有一个真实的参照物放在眼前的情况下,想要这样下笔如有神的临摹也少有人能做到。

现在时白梦却做到了,只能说明一点——她对画的东西记忆深刻。

伊诺走到她的身边停下,目光低垂就能看到白纸上她画的东西。

视线一转,落在时白梦的脸上。

此刻时白梦的表情既严肃又复杂,她自己大概都没发觉到,被自己咬着的下唇泛白,让本就浅色的唇瓣看起来毫无血色。

一如她现在微颦的眉头,仿佛凝聚了难言的悲戚。

一副陷入了工作狂状态的旁若无人。

时白梦画了多久,伊诺就旁边无声的站了多久。

若是有旁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这两人周围,有股特殊的旁人无法插入的气氛。

安静里只有笔尖摩擦在画纸上的“沙沙”声。

直到某个地方时白梦失误,用力过度使一只细小的笔尖断裂,她的动作随之一顿。

时白梦停在半途没说话,足足过了四五秒。

旁边的伊诺弯腰,把手里的拖鞋给她穿上。

时白梦打了个激灵,仿佛才惊觉身边伊诺的存在。

她瞪圆眼睛往伊诺看去,被套上了拖鞋的脚,在温暖的拖鞋里卷了卷脚指头。

“这些到底是什么……”等时白梦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声线沙哑的脱口说出这句话。

伊诺深深看着她,“梦梦觉得呢。”

时白梦张了张嘴,瞪圆的眼睛里,瞳仁微微惊颤着,竟难以承受伊诺的注视。

时白梦撇开眼睛,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

一共六张图,都是铅笔画的草图,不过光是草图也足以看出点东西。

在最上方的那张图是一个‘人’,从深浅不一的铅笔画草图也能看出,这个‘人’身穿撕裂破烂的军装,肢体动作尤其古怪,有点违反人体结构。他的面部表情尤其狰狞,能叫所有人看得为之生寒,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神里似有无穷残暴的疯狂,疯狂中又似有着挣扎的悲哀,使之表情看起来越发扭曲。

单凭这张图就足以看出画手的实力之强,只是草图就有这般的感染力,深浅不一的黑色笔画便将神采都渲染而出,也正是这样单一的黑白色调,让这图更具三分荒芜森冷。

时白梦还捏着铅笔的手一紧,觉得喉咙的呼吸有点困难。

——这些到底是什么?

梦梦觉得呢。——

她觉得什么。

她能觉得什么。

时白梦不是傻子。

若说最开始她发现不了什么,那是因为脑子里所有的信息告诉她一个完整的事实。

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的破绽摆在她的眼前,打破她一直以来的认知,叫她如何能不再怀疑。

无数的记忆画面和她这段时间以来的怀疑在脑子里打转,不知道是否记忆太多太杂乱,时白梦甚至觉得脑子里生痛。

这不是错觉,是真的在疼。

时白梦按住自己的眉心。

本来安静看着她的伊诺,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然后伸手抚上时白梦的脸,低声道:“不要想了。”

啪。

他的手即将碰到时白梦的脸时,竟被时白梦拍开。

这一声让两人都愣了愣。

“我,”时白梦抬起头,迟钝的看看伊诺还在半空的手,再看看伊诺的脸,她顿了顿,“我不是。”

伊诺放下手,“嗯。”

他表情看起来没有丝毫介意。

时白梦却无法释怀,“伊诺,我只是……”

伊诺不发一言,安静看着她。

这种无声的陪伴和等待,让时白梦心脏越发难受,仿佛要负荷一般的生疼。

“有点害怕。”时白梦喃喃,将心底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露出一抹苦笑。

身前阴影笼罩过来,然后她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这一刻的温暖让时白梦又爱又怕,她抓紧伊诺胸前的衣襟。

“不用怕。”伊诺的声音自耳侧钻入耳朵里。

他的语气很平静,“我一直在你身边。”

就仿佛在说一个既定的真理。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在她的身边。

因此,不用害怕。

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值得害怕。

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呢?

时白梦脑子有一瞬的恍惚。

大概每个人的答案都是死亡。

此刻伊诺的回答让时白梦觉得:死亡的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带来的分离。

伊诺的这种平静让时白梦产生无法言喻的心灵震动。

她豁然用力把伊诺推开。

伊诺大概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做,被她推得后退了半步。

时白梦抬起头,死死盯着伊诺的脸。

伊诺任由着她看着,神情如他刚刚话语那般平静。

这种平静给时白梦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也让她心疼得难以自持。

“诺诺。”时白梦呢喃,下一秒咬紧牙关,再次伸手抓住伊诺身前的衣服。

伊诺被她先推又拉的,依旧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

时白梦脸色一改软弱的悲痛,泛红眼眶里的目光此时却有一往无前的锐利,“Z国的奇迹博士,智能之父,享誉全球的天才,伊诺。唯一能和他相提并论的M国骇客,武器爱好者,亚希·卡佩。”

伊诺没有说话。

时白梦道:“这两个人把全人类耍得团团转,直到最后一刻,大家都不知道这其实是同一个人。”

她紧紧盯着伊诺的表情,不错过一丝一毫,自然将他眼里的平静看得清清楚楚。

他丝毫不为她说的话感到惊讶,这种平静绝不是他足够冷静,足够冷漠,而是他对此早就知道了。

这个念头在时白梦的脑海里一晃而过,让她哑然,接下来的话语随之说出,“这些是我所知道的未来,只不过在五年前,我试着改变你被卡佩家族追杀,使得双腿残废的命运,醒来后就失去了‘未来’的记忆,连亚希这个名字也忘得干干净净,这次能知道还是通过前几天的那场梦境。”

“我之前跟你说我能预知未来,但是有一点我没有说。”

“这些‘未来’都是我通过一本叫做《纯白王冠》的小说看来的,这本书的主角名字叫伊诺!”

这个她心底最大的秘密,甚至想过要不要永远带进泥土里的秘密,时白梦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说出来,当着伊诺的面,直白的说出来。

她一直以来都怕这个真相会打击到伊诺,结果说完之后,面前的青年没有任何她预想的反应,不存在任何被打击到的反应。

只是看着她,有那么一瞬的讶异。

这一点点的讶异,让时白梦觉得,她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就跟浮云一般不值一提。

“哈。”时白梦发出一声低笑,神情有点惶惶。这被打击到的哪里是他,分明是自己才对。

一只手落在时白梦的头发上抚摸着。

这一刻,时白梦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保护着长大的孩子,两人的身份调转。

此刻的她也懒得计较这些,因为她的确需要着这一份安抚。

“所以梦梦才叫我白王。”伊诺道。

时白梦低声道:“白王取自纯白王冠,你是所有人心里的王。”

“这就是梦梦心里的我么。”

她说的明明是‘所有人心里’,而他注意到的只有‘梦梦心里’。

时白梦沉默了一秒,然后坦率的承认了。

“嗯。”

她并未多说,不求伊诺能够理解‘本命’代表了什么。

但是时白梦可以说,对于‘白王’这个存在。

凝聚了她所有的热情,她的年少轻狂,她内心无数复杂的情感。

也许单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没能发觉到自己入戏这么深,但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方才明白这颗为他跳动的心有多么的剧烈,多么深刻。

哪怕那时候他还是个三岁的孩子,脆弱的一只手就能捏死,跟她印象里运筹帷幄,强大到能把全世界耍得团团转的‘白王’不尽相同。

她还是第一眼就彻底沦陷进去,且由心的欢喜。

而且对于刚来这个世界的她而言,小白王就是她最熟悉的存在,可以说是他的存在,给了初来乍到的第一份安全感,后来也通过和小白王的相处,进一步的融入到这个世界。

时白梦甚至产生过自以为是的想法——她就是为伊诺而来,为伊诺而存在。

她想,尽一切可能的去保护他。

他是她心里唯一的王。

哪怕在书中的结局,他毁灭了世界。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魔鬼,是原罪。

在她的心里,自始至终都觉得他是最纯的白。

多可笑啊。

她明明不是那么疯狂性格的人,却对他有这样不理智的情感,犹如一个狂信徒。可是,理智能分析自己的疯狂,却始终不打算去改变。

……

抵着伊诺的胸膛,听着来自伊诺的心跳。

那心跳此时加速着,令时白梦感觉心跳主人的雀跃。

这份雀跃的由来是她的贴近,还有她的话语么。

时白梦伸出双手抱住伊诺的腰,和他紧紧想贴着。

“现在,我在你的面前真的什么秘密都没有了。”时白梦低声道。

这话说完之后,她自己扯嘴无声的低笑,心底一片豁达。

哪怕将秘密说出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心底迷惑更多起来。

时白梦抬起头,仰望着伊诺,“告诉我吧,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梦梦心里已经有答案。”伊诺道。

否则也不会向他问出这么个问题。

时白梦嘴唇轻颤,越发白得孱弱,“你是真的,所以我才是假的么。”

最初她认为这是一个书中的世界,所以对于她而言,这个世界里的一切才是虚假的。后来她的想法改变,愈发觉得这个世界的真实,也愿意把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们当成真实。一直到现在,发现的破绽越来越多,她反倒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才是个虚假的外来者。

她才是虚假的,那么她到底算什么存在?

这里的一切又算什么?是她做的一场梦吗?

可是这场梦做的是不是太长了?

又会不会在哪一天突然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她又会在哪里?

时白梦被脑子里无数的问题刺激,目光一瞬不瞬盯着伊诺,等着他给自己答案。

“不,我们都是真的。”伊诺道。

时白梦笑了笑,并没有为这个答案表现得过分激动,也没有为这个答案表示怀疑。

其实当她说出一切,发现伊诺没有任何奔溃,发现伊诺并非她所想那样是个‘纸片人’,她就没有了最恐惧的东西。

只要伊诺不会受伤,那么她将无所畏惧。

时白梦问:“真实的我是谁?”

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答案,又无法彻底连贯起来。而眼前的伊诺,显然比她知道得多。

“告诉我吧。”时白梦将伊诺的沉默看在眼里,朝他露出笑容,“就算你现在说我才是纸片人,我也不怕的。反正,你总不会因为这个就跟我分手吧。”

本意是调侃伊诺,活跃这会的气氛。话语说完之后,时白梦自己就愣了下。

原来困扰了她那么久的问题,答案是这么简单的么。

哪怕伊诺是真的纸片人又怎么样,她又不会嫌弃他。

既然她能这样想,以伊诺的心智肯定能做到更好吧。

“我还真是关心则乱。”时白梦感叹一句,彻底释然了。

她目光清澈的望向伊诺,坦然的说道:“我是那个时上校对么,目前我能记起来的梦境不多,也就小堂哥那个,还有昨天在你那里看到的。所以我有点不明白,既然我是时上校,那么我现在又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是重生?”

“我和你一起重生了?”

“这也不太对,你小时候的反应一点不像重生的样子,否则怎么可能用头磕桌子,还说那些‘诺诺不行’的话……唔。”

她的脑后勺被人按住,脸庞砸向伊诺的胸膛,话语随之被堵住。

“哈哈哈哈。”时白梦闷着声音发笑。

上方的伊诺听见这笑声,脸上浮现一抹浅浅的无奈,看着她头顶的眼神柔和。

她总是有办法照亮他的心情。

时白梦笑完之后,就抱着他也不再说话。

两人安静相拥了近三分钟,时白梦才挪了挪头。

伊诺顺势松开力道。

时白梦侧头喘息,一副被憋得不行的样子,斜睨向伊诺的眼神透着调侃。

“自己做的事还怕人说?这可不像天不怕地不怕的伊诺博士哦。”

伊诺没说话,摸了摸她的头顶。

这动作做出来就好像时白梦是个无理取闹的任性孩子。

不等时白梦下一步反应,伊诺道:“去洗漱,然后过来吃早饭。”

时白梦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刷牙洗脸!

盯着伊诺转身先走一步的身影,她也站起来就往房间跑,心里想的是:这家伙总是这样,以不变应万变!他不知道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想看他变脸的样子么!

等时白梦洗漱好来到客厅,恰好伊诺也把热好的包子和牛奶端上桌。

时白梦走过去,拿起来吹凉就习惯性的递给伊诺,后者也直接接过去就开始吃,一点无所谓早餐的简易。

两人吃得安静又温馨,大多都是时白梦夹包子放伊诺的碗里,而她夹多少他就吃多少。

这种已经养成的习惯融进了两人的骨子里,要哪天不这样了,怕是生活都要混乱起来。

早餐吃完之后,时白梦把桌子上的碗筷收了收,然后就看着伊诺。

她相信伊诺能明白她的意思。

伊诺拉着她的手到沙发坐下,开口道:“我会告诉你答案,在此之前,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时白梦道。现在她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伊诺问:“《纯白王冠》的作者是谁?”

时白梦张口,下一秒就卡住。

她竟然想不起来《纯白王冠》的作者。

按理来说以她喜欢这本书的程度,没道理对作者毫无印象。

时白梦抿了抿唇,无奈道:“没印象。”

伊诺:“梦梦是什么时候看的这本书。”

时白梦看了他一眼,“上辈子。”

伊诺很平静,“上辈子的梦梦是什么样的?”

时白梦:“我是个孤儿,没什么特别的人生经历,平时就宅在家里画画。”

对于上辈子的记忆,如今回想起来,竟然无比模糊。

时白梦心里更加无奈起来,她已经更确信是自己身上出了问题,连《纯白王冠》这本书都已经可以确定是假的了,那么她所谓的‘上辈子’还有什么是真的。

伊诺有短暂的停顿,然后问了句,“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死亡的么。”

“死亡?”时白梦惊讶。随即反应过来伊诺这句话的含义,大概是被她之前说的‘重生’理论带偏了。“我不知道,我就记得我本来在床上看小说睡着了,然后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

时白梦笑道:“不过现在看来,我的那些‘上辈子’记忆都有问题。”她苦中作乐的对伊诺问道:“我该不会是被催眠了吧?可是我就不懂了,催眠可以改变我的记忆,总不能让我重新长大吧?不止是我,还有我身边的你、我爸、我哥、秀秀……还有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越想越混乱。”时白梦叹了一口气,再次抬头看着伊诺的眼神无比认真,“诺诺,该说的我都已经全说了,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不管是什么,我相信我都能承受。”

她发现伊诺的脸色有一瞬的僵硬,“你也相信我,好吗?”时白梦放轻语调。

伊诺低头,唇瓣轻触。

时白梦反客为主,轻柔的舔舐。

这个口匆没有任何谷欠望,温柔而深情。

两人分开,伊诺道:“好。”

他说:“你要的答案就在这个制作的游戏里。”

时白梦张了张嘴又合上。

既然他这样说,那么就按照他的想法来吧。

事已至此,她不着急一天两天。

……

把画好的六份草图拿上,时白梦和伊诺例常一起前往GII,进入工作状态的两人,仿佛早上的事情并不存在,又或者说早上那么大的惊天秘闻,对于他们而言仿佛不算什么。

经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将一份图纸完成的时白梦交到上面,没有意外的得到一致好评。

这个结果在时白梦看来早有预料,毕竟她现在的上司是伊诺,伊诺同意了,就等同于作品成功了一大半,至于更上面的情况也不需要她去操心。

按照这个风格,时白梦跟己方小组开了个小会,分工下去,转眼间大半天过去。

午餐和伊诺一起在外面餐厅解决,一直到下班回家。

坐在沙发上的时白梦,在沙发靠背撑着上半身,目光遥望着在厨房里做晚餐的伊诺,一边拿着手机跟时父电话,两人聊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才结束。

时白梦放下手机就去厨房给伊诺打下手。

“沈叔叔回去了。”

“嗯。”

时白梦切好一盘黄瓜,洗手抓了一块吃,被伊诺侧眸看了眼,她笑着又抓一块送进伊诺嘴里。

伊诺张嘴咬住。

时白梦笑道:“没跟我们说,不想麻烦我们去送他。他想多了,我才没功夫去送他。”

伊诺小幅度的点头,手上的动作不停。

时白梦见他要开始炒菜,把油递给他。

后者接了,然后手臂把她拦了一把,示意她出去。

时白梦听话的后退一些,却没有离开,看着伊诺熟练的热油然后炒菜。

“越来越贤惠了。”小声的嘀咕一句。

伊诺回头看她一眼。

感觉被抓个正着的时白梦不仅不怕,还张狂的朝他挑衅的笑了下。

伊诺炒完了一个菜入盘,才说:“不该让你说出所有的秘密。”

“晚了。”时白梦道。

因为所有的秘密都已经被挖出来,所以胆子都变大了很多。

时白梦端起刚入盘的菜就往外走。

两人合作很快就把晚餐搞定,再一起吃完后,便回到工作室开始工作。

工作室分了两个区域,一个是时时白梦的设计区,一边是伊诺的电脑区。

两人背对背,做起事情来忽不打扰,一旦有什么事,转动滑轮椅子转身就能看到对方。

伊诺敲击键盘的声音,和时白梦作画的声音混合,在安静的环境里互相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时白梦要比伊诺会关注时间得多,尤其是有伊诺在场的情况下,她更会潜意识的注意到这一点。

每每差不多一个小时,时白梦都会站起来拉着伊诺活动活动身体,把水杯递给他手里,看着他喝下去不可。

万一碰到伊诺不配合的情况,时白梦也有她的专属办法。

中途休息的时候,时白梦还会把自己刚完成的设计草图给伊诺看看,问他一些意见,也会好奇看看伊诺的工作成果。

这样一来二去就忙碌到睡觉时间,时白梦把伊诺从座椅上拉起来,再把工作室的大门一关,表示别想熬夜工作,赶紧的去洗白白睡觉了。

时白梦自己也回到房间里,把换洗的衣服拿上去了浴室。

热水蒸发出的热气很快把浴室熏得湿润又朦胧。

脱了衣服的时白梦站在淋雨下,刚昂头冲洗了脸庞。

浴室门打开的声音被淋浴水滴打在地面的声音掩盖,不那么清晰。

闭着眼睛的时白梦忽然感觉到一双手抱住腰身,才猛地一颤,再接着放松,猜到身后的人是谁。腰上的手因水流更滑腻,触碰到肌肤上,所到之处既痒又麻。

当感觉到那只手往上移动,那一下,仿佛抓在她的心脏上。

时白梦转身踮起脚,眼睛没有睁开,只凭感觉捕捉他的存在,热情的迎上去。

谁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真的对她毫无影响,只是被压在心底,这一刻用最原始的方式爆发。

这一夜无论是时白梦还是伊诺都显得有些疯狂,比之他们第一次都要更激烈契合,那种恨不得融入到对方身体里去的炙热。

从浴室到卧室,床上的床单都是一片湿润。

一向在生活方面讲究的伊诺,这一次也没有管床上的情况,抱着脸色酡红的时白梦一起陷入睡眠里。

梦中的世界再次展开。

绝境中救援人直升机终于到达,将幸存的博士和时上校救回国。

回国的两人被分开隔离,时上校不知道博士的情况,被空无一物的隔离室内足足呆了十四天之久,经过多方面的检查,抽血、抗压、注射、以及问答。

时上校全方面配合。

饶是她已经足够坚强,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瘦了一圈。

隔离室的大门打开,见到坐在轮椅的博士,时上校露出笑容。

比起她阔达明亮的笑容,博士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脸色就沉下来,一向情绪不外露的他,面上的沉怒已经到了一眼可观的地步。

时上校往前走了两步,忽一个趔趄,人往前跌去。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在几声轻微的惊呼声中,她被一双手臂接住。

时上校已经半昏迷的视线里,看见抱着自己的人是博士,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昏倒在他的怀里。

最后的感受是抱自己的那双手收紧,有些疼。

可是好温暖。

再一紧,更紧一点。

……

早上一起来的时白梦再次不顾身体的疲惫,简单洗了一把脸就去工作室把还存于脑子里的梦境画出来。

那股冲击在胸膛里的情感,炙烫得,让她眼眶发红。

这一画就停不下来,被伊诺强行抱到楼下,吃了早餐之后,就再次回到工作室。

一个上午时白梦都呆在工作室里,手上的画笔几乎没听过,眼睛好几次凝聚了泪水,又被她生生的忍下去,最终都没有真正的让自己哭出来。

直到停下来,她转头就看到站在身边的伊诺。

二话不说,时白梦扯着伊诺的衣领,动作称得上粗暴的把他拉下来,然后堵住他的嘴唇。

松开伊诺的时候,时白梦就发现他唇瓣上上的破口。

这是被她粗鲁咬破的。

情绪缓下来的时白梦愧疚的看了眼伊诺,再次凑上去,轻轻的给他舔舔。

全程下来,伊诺任她为所欲为,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背安抚。

“吃饭了。”

“好。”

第三天、第四天、五天……一个月,两个月。

时白梦和伊诺两人彻底在GII出名,且赢得所有人的敬服。

这两人配合起来的设计灵感、制作成果,每天都完美的一次就过。

工作态度也让人没话说,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效率是那些加班的几倍,让人无话可说,唯有敬服。

一想到这两人的年龄,更叫一群人汗颜。

两个月的时间足以将两人负责的部分完成,哪怕现在时白梦表示要离开回国,都没有人能说她一个错。因此当时白梦说要请假几天,带上伊诺一起,GII没有任何为难就答应了。

已经相熟的的几人还向时白梦投去‘大家都懂得’的眼神,猜这对模范情侣是要好好放松恋爱去了。

事实也差不多是这样。

请假这事是时白梦和伊诺一起商量后的结果,说来也巧了,时白梦提起这个事的时候,伊诺恰好也有这个意思,两人一拍即合。

两人拿上各自的证件,多余的东西都没带,坐上车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开车的是时白梦,转头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伊诺。

敞篷车挡不住阳光也挡不住风,迎面的风吹动他的头发。

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伊诺转头和她视线相交。

时白梦道:“不好奇我带你去哪吗?”

伊诺:“无所谓。”

时白梦哼道:“无趣。”语落后又“哈哈”笑出声。

换做是其他人一定觉得伊诺这性格无聊,很容易被他的冷淡打击到热情。

时白梦却喜欢极了。

大概是她总能将他的话语理解成被的意思。

他的‘无所谓’不是无所谓她做什么,而是无论她做什么,他都奉陪。

近两个小时后,车子在一个城中心的老建筑前停下。

时白梦看了眼手表的时间,跟伊诺说了声在这里等着,然后下车飞奔进楼内。

再出来的时候,她身边跟着一个人,身后还有两人各端着一个盒子。

两个有着模特身高,穿着笔挺黑西装的男人把手里的盒子放到车的后备箱。

时白梦则走到车边,对伊诺介绍身边的人,“奈特老爷子。”准备说下句话时。

“伊诺,你的小男友。”格伦·奈何笑道。

时白梦无奈的笑了笑。

这位名动时尚界的老爷子,真实性格远不像报道上说的那样冷漠古板。

伊诺对他点了点头。

格伦·奈特已经半黑半白的眉毛挑了挑,似笑非笑的说:“性格果然很差。”

他扭头对时白梦告状,“没礼貌。”

时白梦哭笑不得。

这个‘果然’不难猜到是她哥跟老爷子合作的时候,没少说漏嘴有关伊诺的‘差脾气’。

“我养出来的。”时白梦道。所以要怪就怪她吧。

格伦·奈特一愣,然后哑然,摇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当然。”时白梦道。

然后和对方告别,目送格伦·奈特回楼里,才重新上车。

再次开车,时白梦一边开车,一边向伊诺解释道:“我和奈特老爷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哥的拍摄现场,那是哥初次和G&K合作,也不知道怎么被老爷子看上眼,说我能给他带来灵感,然后就有了后来的交流。”

“之前我用的黑钻卡就是老爷子给的,这次我让他帮我个忙,条件是做他一次模特。这么好的事情,都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倒我头上还成条件了,哈哈。”

“你就没什么表示的吗?不觉得我很了不起吗?”

“傻梦梦。”

他的语调轻柔,一缕笑意如风。

时白梦轻咳了一声,抿着嘴唇不去看他,嘴角上翘。

这一路又是开车又是坐游艇,一直到下午,天边浮现夕阳晚霞才到达目的地。

时白梦急匆匆的把后备箱打开,将其中一个盒子让伊诺盒子,自己也拿了一个,就拉着他的手,“快快快。”

她拉着他跑去的方向是一座郊外的教堂。

这里除了教堂之外,一眼望去周围看不到别的建筑。

伊诺若有所感,反握时白梦的手一紧。

时白梦回头看他,眯眼一笑,又催了一句,“快点,我没算好时间,怕迟到了。”

伊诺没说话,却迈开了长腿。

从小到大他的言行总比别人慢。

这次跑起来几步就超过了时白梦,在时白梦低声轻呼下,跑在了她前面。

时白梦看着他的背影,有心要追。忽的,前面的人又不经意的慢下脚步,跑到了她持平的位置。

时白梦一愣,手心一片炙热,如她现在激烈的心跳。

两人刚跑进教堂,门口已经等着一个神官打扮的男人。

神官看着两人,轻轻微笑。

时白梦对他弯了弯腰,松开伊诺的手。

松开半途,又被伊诺拉住。

时白梦抽了抽没抽出来,低声道:“你先跟他走。”

伊诺看着她。

神官笑而不语。

时白梦晃了晃他的手臂,“听话。”

难得的撒娇比什么都有用,伊诺果真听话了。

神官引领着伊诺朝右边走去,时白梦看着他的背影,然后也转身离去。

在换衣间里,时白梦打开盒子里。

这是一个月前她请求奈特老爷子设计的婚纱,将自己和伊诺的照片和三维交给对方,请求他在一个月内设计赶制出来,独一无二属于她和伊诺婚礼服装。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时白梦把盒子里的婚纱取出,展开看后就露出了笑容。

这未必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婚纱,但是绝对独一无二。

时白梦深吸一口气,脱下衣服开始换装。

*

这是一场没有亲朋好友,没有父兄亲戚,唯有他和她,一位见证人的婚礼。

包括这个教堂在大部分人那里都是陌生,不知晓有这么一个地方。

时白梦手提着裙摆,根据记忆的路径,一路走到一扇门前。

站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隐约传来的肃穆钟声。

她没有犹豫把门推开,视线直直往前看去。

中央站在台上的神父面前,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俊美男人,同时朝她看来。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相交。

时白梦往前走了两步,紧接着步伐加快,直接朝伊诺的方向跑了过去,展开笑容。

见到她笑容的瞬间,伊诺的神色动了动,垂在身侧的手暗自握紧。

他的视线有短暂的迷离。

这种神色很少会在伊诺身上出现,他总是比常人更冷静,思绪也更快。

此时此刻,望着视线里向他奔跑而来,手提着裙摆,头披薄纱的女子,他的视觉忽然变得光怪陆离,周围的一切都已模糊,那个女孩仿佛踏着时光跑来。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不知自己是否能抓住她。

可是身体早已快过了思想,也许是思想早已偏执不需要多加思考。

那个女孩还未彻底来到面前,他已经抬起手,做好了要把她从时光里拽出来的准备,无论会带来什么后果,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抓住她。

哗。

时白梦落入伊诺的怀里,被他抱起来,再拥入怀里。

两人的视线再次对上,或者说从相见那一刻,他们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彼此。

时白梦明媚的笑容,伊诺的嘴角也随之上扬,碧蓝如洗眼里冷漠在这一刻彻底磨灭,柔和得不可思议。

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伊诺,绝对不会想到他会是个难以接近的人,他现在的眼神清澈温柔得接近单纯,犹如稚子,满足而幸福。

神父目光慈和的望着眼前的两人。

他并不认识他们。

他也不知道他们完整的身份。

不过他已经相信这是两个好孩子。

他们彼此相爱。

而他由衷高兴能够见证他们的结合。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极其简单,却在互相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又极其隆重。

喜欢我男主超甜请大家收藏:(m.baihuawx.com)我男主超甜百花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极品飞仙 召唤师他从不落单 且把年华赠天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烈火浇愁 六零医妻有空间 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 木叶之等级大佬 重生八零养狼崽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 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火影之打爆全世界 盛世嫡妃 贤妻良母 洪荒武祖 斗破苍穹 绝世药神 御宠医妃 武炼巅峰 强撩校草[重生]
经典收藏 山庄谜影 半生浮萍如梦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花瓶记 若春和景明 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 你好消防员 一触即发的爱意 重回初三 不乖我就吃掉你! 南枝清梦 塌房少女重生记 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 神明今夜想你 原来他一直深爱着我 星光的彼端(全二册) 小甜恋 明夏仍有离人 魅公主的复仇之恋 我的青春你的城
最近更新 大佬又逼我学习 明夏仍有离人 归途 深浅不一的校服时光 南枝清梦 王俊凯之摩天轮上的浪漫告白 塌房少女重生记 我的青春你的城 山庄谜影 原来学神暗恋我 原来他一直深爱着我 青春制暖 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 咱俩没完 世界为我准备了你 腹黑 半生浮萍如梦 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 我男主超甜 一触即发的爱意
我男主超甜 水千澈 - 我男主超甜txt下载 - 我男主超甜最新章节 - 我男主超甜全文阅读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